<samp id="bud55"><video id="bud55"></video></samp>
        1. 
          
          <optgroup id="bud55"></optgroup>
        2. 首頁 小說中心 目錄 A-AA+ 發書評 收藏 書簽 朗讀 手機 英文

   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

          第八章

          德伯家的苔絲 by Thomas Hardy

          2011-10-13 09:40

          阿歷克·德貝維爾上車在苔絲身邊坐下,就趕馬沿著第一座山的山脊快速向前駛去,一路上不住口地把苔絲恭維贊揚,而給苔絲運送箱子的大車遠遠地落在后面。他們越走越高,一大片風景在他們四周伸展開來,一望無垠;在他們身后,是她出生的綠色山谷,在他們前面,是一片灰色的田野,除了她在第一次到特蘭里奇的短暫旅行中知道的地方而外,其它的地方她一無所知。他們就這樣走到了一個山坡的頂上,再往前就是從山坡上通向下面的一條筆直大道,差不多有一英里長。
          盡管苔絲·德北菲爾德生來膽子就大,但是自從她父親的馬被撞死以后,苔絲一坐車就感到非常害怕;馬車的行駛稍微有點兒搖晃,她就感到心驚肉跳。阿歷克趕著馬車橫沖直撞,苔絲心里就開始感到不安了。
          “我想下山時你會慢些走吧,先生?“
          德貝維爾扭頭看看苔絲,用他的又白又大的門牙叼著雪茄煙,慢慢咧開兩片嘴唇笑開了。
          “噢,苔絲,“他抽了一兩口雪茄煙后回答說,“像你這樣一個又大膽又健壯的大姑娘,怎么問起這個問題來了?噢,我總是打著馬飛跑下山的。再沒有像那樣叫人痛快的了。“
          “不過現在你也許不必那樣下山吧?“
          “啊,“他說,“這可是兩個人的事兒呀,不是我一個人作得了主。提布也要算在里面,她的脾氣可是古怪得很。“
          “提布是誰?“
          “噢,就是這匹母馬呀。我覺得剛才它回過頭來惡狠狠地看了我一眼。你沒有看見嗎?“
          “不要嚇唬我,先生,“苔絲說。
          “哦,我沒有嚇唬你。要是世界上有誰能夠駕馭這匹馬,那我也能夠駕馭它:——我不是說世界上有人能夠駕馭這匹馬——如果有能夠駕馭它的人,那個人就是我。“
          “你怎么會養了這樣一匹馬?“
          “啊,你問得正好!我想這是我命中注定的。提布已經踢死一個人了;就在我把它買來不久,它就差一點兒沒有把我踢死。后來,說實在的,我也差一點兒沒有把它打死。不過它仍然脾氣暴躁,非常暴躁;所以有時候坐在它的后面,一個人的性命就不保險了。“
          那時候他們正坐車下山;很顯然,那匹馬幾乎不需要它后面的駕車人的任何暗示,無論是出于它自己的意思還是它主人的意思(可能后者的意思更多些),完全知道按照它主人所希望的那樣不顧危險地飛跑起來。
          他們飛快地向山下沖去,狗車的輪子像陀螺似地嗡嗡直響,左右不停地搖晃著,車軸也同前進的直線形成了輕微的斜角;在他們的前面,馬的軀體不停地上下顛簸著。有時候,馬車有一個輪子離開了地面,好像跑出去好幾碼遠;有時候,馬車又帶起一塊石子,旋轉著飛過樹籬;馬蹄踏在燧石上,火花飛濺出來,比日光還亮。隨著他們的飛奔,筆直的道路變得更加開闊了,道路就像一根被劈開的木棍分成了兩半,一邊一半地,從他們身旁一閃而過。
          風吹透了苔絲的平紋細布衣服,直達她的膚肌,她剛洗過的頭發也被吹拂起來,飄在腦后。她決心不把她的害怕暴露出來,不過她還是把德貝維爾握著韁繩的胳膊緊緊抓住了。
          “別碰我的胳膊!你要是抓住我的胳膊,我們都會被摔出去的!你摟著我的腰好啦!“
          她把他的腰摟住了,兩人就這樣跑到了山下。
          “雖然你這樣莽撞,不過總算安全了,謝天謝地!“她說,臉上都是激動的神情。
          “苔絲——別說啦!也別發脾氣啦!“德貝維爾說。
          “我說的可是真話。“
          “好啦,你不應該剛一覺得危險過去了,連謝謝都不說一聲就撒開了手呀。“她先前并沒有意識到她剛才干了些什么;在她不自覺地摟著他的時候,她并沒有想到他是男人還是女人,是根子還是石頭。她又恢復了她的矜持冷淡,坐在那兒不再搭話,他們就這樣一直走到另一個山坡的頂上。
          “喂,又要下山啦!“德貝維爾說。
          “不要亂來,不要亂來!“苔絲說:“請你一定要多一些理智,先生。“
          “不過,當人到了這個地區最高的山頂上,都肯定要沖下山去的,“他反駁說。
          他把韁繩索一松,第二次向山下沖去。他們在車里搖晃著,德貝維爾把臉扭向苔絲,嘻皮笑臉地說:“喂,你用胳膊抱著我的腰吧,就像你剛才抱著的那樣,我的美人。“
          “決不!“苔絲堅決地說,一面盡力堅持住自己,不去碰他。
          “你要是讓我親一親你那兩片冬青漿果似的嘴唇①,苔絲,要不就讓我親一親你那發熱的臉,我就停下來——我用人格擔保我會停下來的。“

          ①原文Hollyberry,意為冬青漿果。Holly為一種冬青樹,常綠灌木中的一種,葉失而硬,有光澤,其樹枝被用來作圣誕節的裝飾。Hollyberry即冬青樹冬季結的漿果,色鮮紅,美艷。

          苔絲驚奇得無以形容,在她的座位上向后挪得更遠了些,德貝維爾又催馬跑了起來,把苔絲搖晃得更加厲害了。
          “別的都不行嗎?“苔絲終于喊叫起來,在絕望之中,她的一雙大眼睛就像野獸的眼睛一樣,直直地瞪著他。她的母親把她打扮得那樣漂亮,顯然是害了她了。
          “別的不行,親愛的苔絲,“他回答說。
          “唉,我完全不知道——怎么辦好了;我不管那么多了!“她可憐地喘著氣說。
          他一收韁繩,馬車就慢了下來,他正要把他渴望的親吻印到苔絲的臉上時,苔絲仿佛并沒有意識到自己的羞怯,急忙躲到了一邊。德貝維爾雙手拿著韁繩,也沒有辦法阻止她的移動。
          “好哇,他媽的——我非要把我們兩個都摔死了不可!“她同伴的感情反復無常,嘴巴里罵開了。“你能夠像那樣說了話不算數么,你這個小妖精,你說話算不算數?“
          “好啦,好啦,“苔絲說,“既然你非要如此,我就不動好啦!不過我——原以為你是我的親戚,你會對我好的,會保護我的!“
          “去他的什么親戚吧!過來!“
          “不過我不想讓別人吻我,先生!“她懇求說,眼睛里一顆大淚珠從臉上滾下來,為了不讓自己哭出來,她的嘴角顫抖著。“要是我早知道的話,我是不會到這兒來的。“
          他不愿改變主意,她只好坐著不動,讓他逼著吻了一下,他剛吻了她,她立刻就羞得滿臉通紅,掏出她的手絹,擦了擦她臉上被他的嘴唇接觸過的地方。見她如此,他的一團火氣立刻發作出來,因為在苔絲那方面,她的動作完全是出于無心的。
          “一個鄉村姑娘,你倒挺敏感的!“年輕的男子說。
          苔絲對他的話沒有理睬,說實在的,她對他說的那句話的含義就沒有完全理解,她也沒有注意到她出于本能而在臉上一擦是對他的一種冷落。豈止是冷落,如果在物質上是可能的話,實際上她是把他的吻給擦掉了。她隱隱約約地感覺到他的惱怒,所以在馬車一路小跑走近梅爾布里坡和溫格林的路上,她就只好眼睛看著前方,坐著不動,直到她看見前面還有另一段下坡路要走的時候,她才大吃一驚。
          “你要為剛才的事向我道歉!“他又接著說,話音里仍然帶著受了傷害的味兒,還把手里的馬鞭子一揮。“除非你心甘情愿地讓我再吻一次,而且不許用手絹擦。“
          她嘆了口氣。“好吧,先生!“她說。“哦——你讓我把帽子撿起來!“
          在說話的那個時候,她的帽子被風吹到了路上,他們當時走上坡路的速度也決不慢。德貝維爾拉韁把馬勒住,說他會下去為她把帽子撿上來,不過苔絲還是從另一邊下了車。
          她轉過身去,把帽子撿了起來。
          “說真的,你不戴帽子顯得更漂亮,要是你還能夠再漂亮的話,“他從馬車后面打量著她說。“那么,現在上來吧!怎么啦?“
          帽子已經戴在了頭上,帽帶也系好了,但是苔絲卻沒有走過來。
          “我不上車啦,先生,“她說,說話時露出紅色的嘴唇和嘴里的象牙似的牙齒,眼睛里也閃耀著勝利的神氣。“我不再上去了,我知道的。“
          “什么——你不上來坐在我旁邊了嗎?“
          “不啦;我可以走路。“
          “到特蘭里奇可有五六英里路呀。“
          “就是有幾十英里路,我也不在乎。而且,運送行李的大車還在后面呢。“
          “你這個耍滑頭的野丫頭!好吧,告訴你——你是不是故意讓帽子給吹掉的?我敢發誓你是故意的!“
          她保持著戰略性的沉默,這證實他猜測對了。
          于是德貝維爾開始罵她咒她,因為她耍了詭計,他就隨心所欲地對她亂罵一氣。他突然掉轉馬頭,想從后面追上苔絲,要把她夾在馬車和樹籬中問。不過他沒這樣做,擔心會把她弄傷。
          “你說了這樣惡毒的話,應該為自己感到羞恥!“苔絲攀爬到了樹籬的頂上,勇氣大增地說。“我一點兒也不喜歡你!我恨你,討厭你!我要回家到我媽媽身邊去啦,我要回去啦!“
          看見苔絲大發脾氣,德貝維爾的火氣頓時消了,哈哈大笑起來。
          “好啦,我只有更喜歡你了,“他說。“上來吧,讓我們講和吧。我再也不做你不愿意做的事了。現在我用我的生命發誓。“
          苔絲仍然不聽他的勸,不肯上車。但是,她并不反對他駕車走在她的旁邊;他們就這樣緩慢地走著,向特蘭里奇的村莊走去。德貝維爾看到由于自己的行為不檢點,逼得苔絲不得不步行,也不時地表現出一種強烈的不安來。現在她也許真的可以相信他了;不過他一時失去了她的信任,苔絲也就堅持在路上走著,一路上滿腹心事,仿佛想知道是不是轉回家去會更加明智些。不過她早已下了決心,而且現在不去了,也似乎顯得有些像小孩子一樣猶豫不決了,除非有重要的理由才能回去。她怎能這樣感情用事打亂重振家業的全部計劃呢?她怎樣對她的父母說呢?怎樣取回她的箱子呢?
          幾分鐘以后,遠遠地望見了那塊大坡地上面的煙囪了,還望見右邊那塊幽靜隱蔽之處的養雞場和苔絲要去之處的房舍。

          當他人從你分享的鏈接訪問本頁面時,每一個訪問者的點擊,你將獲得[1威望] 的獎勵,一個IP計算一次.
          上一章

          熱門書評

          返回頂部
          26uuu